yong雍

文渣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想写。冷门cp小渣渣一枚。

[双医]阳光中的你

  衍生与自家假的三国语c。
  
   在这个黑暗的星际时代里。医生这个职业早已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中。因为有了比医生判断更准的机器人。
  
  然而星际大战后,人类元气大伤。很多的东西都退化到了2000年前,甚至有些退化到3000年。而机器人……科学家早已死的七七八八,现在的人更注重活下去。
  
  医生还有很多古老的职业再次浮上世面。
  
  张仲景比华佗大了五岁。他们两个人都曾在同一个队伍中服役。直到队伍灭亡。
  
  青年人踏入一家干净的医馆中。在医馆中是消不去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股淡淡草药味。他坐在白布帐后的椅子上,看着白布另一面的那个人为病人忙着换药治疗。
  
  当少年已经忙完的时候,已是太阳下山。医馆里没有金属该有的冰冷感,或许是白布,或许是白布后的那个青年。少年微笑的掀开了白布,从窗户缝隙中漏出的光线都聚集在青年的脸上,身上,地板上。青年并没有梳理好的流海,翘起一根呆毛,其他的则乖巧的的散在耳边,露出青年饱满的额头。大概是光线是暖色调的,青年的脸很柔和,仿佛嘴角微微上扬。
  
  少年没有发出声音吵醒还在睡的青年,蹑手蹑脚的走过去,悄悄的把青年牢牢握紧的纸头抽了出来。
  
  他很好奇,能让张仲景如此重视的纸到底写了什么。
  
  然而他看了第一句就慌了,瞳眸睁大,完全不敢相信。
  
  “景喜悦与佗。”
  
  他一时间无法相信这个事情……
  
  第一次给仲景下了安眠药,第一次让别人把他带回去。拿出笔在纸上摩挲了很久,久到他不知道怎么去拒绝好友的心。最后,他还是狠下心写了,“佗已有妻”几字。然后不知为何心虚的将这张纸塞进仲景家的门缝。逃似的回到了医馆。
  
  第二天,意料之中看到了好友出现在医馆。他知道他的友人一向如此的坚持。
  
  “佗,我喜欢你……”
  
  “仲景,你没在开玩笑吧?佗已经有妻子了,在说,你怎么喜欢开佗的玩笑呢。”他笑着。
  
  “恩,当然是。”他看着好友脸上带着没有一点感情的虚伪笑容一点点没入阳光中,留一个一个孤寂的黑影。
  
  不知怎么的,心一抽一抽的疼。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未完待续*
     
     by yong雍   bgm:医者仁心『瞎找的』
  
  啊,完全的流水账……还有个番外,注意了番外!不算我九月六日截止的双医文。万年豆腐刀子党要发糖了,要改行了!@_@
  然后豆腐吃的开心了。
  

[然琰]妄想症

   衍生与自家的假三国语c里的。
  
  朱然跟崔琰是网上认识的。还是随意组cp的那种。
  
  “招cp了,招cp了!”“我,我!”的那种。他们感情不会很深,只会是表面上虚伪的感情很好。然后,他们就会两看相厌后解散了。
  
  不过,他们都是写手。
  
  当时朱然组织的写手社团人少,缺人正好就把崔琰邀请进来。然后他们就一起更文,崔琰跟朱然一起想剧情,朱然就帮忙改正崔琰的挫比诶在,一些读不通的句子。
  
  两人渐渐熟悉起来。然后在某一天,他们交换了各自的自拍以及声音。朱然是一个活泼型的男孩,皮肤是小麦色的,长的高,五官端正,有一股浩然之气。而崔琰就是一个典型的宅男,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消去,皮肤有种病态美,但是脸却好看,圆乎乎的,白里透着粉,就像一个包子,白白嫩嫩的,一咬下去,汁就会出来。
  
  哦,对了。
  
  崔琰还是个天生的gay。自从他跟朱然交换自拍后,他就莫名其妙的对朱然怀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。每次他俩装cp的时候,朱然会对崔琰说几句甜言蜜语,他就会面红耳赤,然后附和他。每次,他心里就会甜甜的像掺了密一样 可能会认为朱然也是会喜欢他的吧?!
  
  群里的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的。朱然没有反驳,他很开心,朱然也是喜欢他的。
  
  一定的吧!
  
  好友说结婚,网络上的文子结婚,问他要不要拉上朱然一起结婚。他欣然的答应了。为了结婚此事,他花了很多时间来安排这场婚礼。可惜,朱然没来。
  
  有些失望,不怎么开心的刷社团的QQ群。然后冒出一个跟朱然情侣名的人
  
  ……
  
  他相信朱然。
  
  时间一晃,九月来了,原创小说网作者见面会开展了,朱然要来。他听闻很高兴,故意没告诉朱然他也要来。他想给朱然一个惊喜。
  
  他在茫茫人海中,一眼就看见了朱然,不过他身边有一个女孩子了。他问身旁的社员,副社长旁边的女孩是谁。
  
  “是副社长女朋友,现实中的!就是,就是那个跟副社长用情侣笔名的繁雨 。”
  
  “哦。”
  
  他没去认他,因为他没有告诉朱然,崔琰要来。
   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完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yong雍   bgm:长安忆。
  
  注:朱然和崔琰他们只是一个群的假cp而已。
  
  还有这个看脸的世界!如果爱情只处于不定的文字世界,隔着屏幕的恋爱是很难在一起的。毕竟,你并不知道屏幕外的他在想什么。今天夜晚一更。写的好渣,不敢艾特任何一位亲友。

[吕阳]不后悔

   衍生自家群的与c
  
  他和她的相遇可不算好。
  
  毕业典礼上,人很多也很拥挤 当时她正好站在台阶边缘,后面的男孩撞了她一下,她从那么高的台阶上摔了下来。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为什么那个看起来高高大大的男孩要哭了呢?她想。
  
  去医院查出了骨折。不过也多亏了那个爱哭的男孩帮助了自己出医药费,否则让妈妈知道了,又要说司机拖油瓶了什么了吧?很烦的,她自嘲地想。
  
  她和那个男孩交换了QQ跟手机号。
  
  他叫吕布,一个体育不错,但是文科平平的男孩。
  
  没想到他还有颗玻璃心以及一些小女孩的心理 。
  
  噗嗤!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居然会认为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孩可爱。她疯了吗?
  
  接下来,接下来……应该就是成为陌生人了吧,毕竟他们只是茫茫人海中无意中相撞的路人而已。
  
  不过,她爱上了他。
  
  是怎么爱上了他呢?
  
  她双手撑着额,想了想他的问题给了一个不靠谱的答案。
  
  “我就不告诉你!”“安阳,别闹。”
  
  吕布是一个很俊俏的男孩。他笑起来很阳光,对她这种生活在阴暗处的女孩像是救赎 每次看到他的笑容,总想哭。自顶美丽大方的女孩只不过是表面,正真的她就是只见不了阳光的老鼠,嫉妒着那些父母 特别好的同学,甚至有一次眼红一个女孩,那个女孩长的很漂亮,父母对她无微不至金钱上也满足她。她把那个女孩子大半夜骗出来,用沾有迷药的帕子捂住了那个女孩的嘴,然后把那个女孩拖进了她的卧室。她觉得折磨那个女孩有点费时间,于是好心的捅死她。血沾上她的脸时,她永远忘不了那滋味。温暖呐~
  
  妈妈听到动静看到了,嗤笑了声“果然是父女啊。”然后妈妈帮助她买通了那家的仆人,用那女孩的肉做成美味,被那女孩的父母吃下去了。妈妈送她了一个欣赏惹笑。于是,她开始学习杀人,那也只为博妈妈一笑。人命,那是什么东西。
  
  呀,又想到了。
  
  “因为,你对我很好。让我感受到了温暖。”
  
  温暖到想占有。她那张布满笑容的脸上疯狂的想。
  
  她父亲告诉她。吕布不止她一个女朋友,也不止对她一个人做这样的事情。哦!这些吗?
  
  每天的“早安”“晚安”,陪她聊天,陪她逛街,陪她写作业,一起最爱……
  
  “记住哦,奉先,你的妻子只能是安阳,这天下,能杀奉先你的也只能是安阳。”她的刀子缓缓的插进毫无还手之力额额吕布心上。血源源不断的从心口流出,手一摸,很温暖。俯下身,去喝他的血。真的好暖和真的甜。
  
  腥甜呢。
  
  以为她不知道吗。吕布是黑道的,黑道民上,吕奉先,他有无数女人。实力很强 妨碍到同是道上的父亲。
  
  她不是道上的。
  
  为什么知道?
  
  呵,她是阴暗处的老鼠啊。
  
  泪水一滴滴的砸在血泊中的他……
  
  没有谁会为安阳抹掉眼泪然后用甜言蜜语哄着她。
  
  虽然很讨厌那些对别的女人说过的话,不过是他说的都喜欢。
  
  不过,
  
  吕布永远会是安阳的了呢。
  
  她笑了起来,
  
  就像拿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。
    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yong雍
  
  感觉充字数的好多。文渣凑合看?'<_' @泪濡瞳  @百威【雪花】
       私心放个安吕。>:-<

『雍丕雍』明日.短篇

   此cp是自家假三国语c『bushi』中顾雍跟曹丕对戏衍生出的。小圈子产粮。私设。
 
   对于曹丕这种家庭来说,他要学习很多东西,身上背负着沉重的包袱。他将大部分的时间用来学习,放松的时候也是去图书馆看书。从不浪费时间是他的好习惯。不过……
  
  他现在喜欢来图书馆是因为一个少年。那个少年似是比自己大了五岁左右,是位图书馆管理员。每次他从那少年身旁经过时,那位少年抬起头,对他微笑。少年长的很好看,气质很文静。少年笑时习惯闭上眼睛,有种天真的感觉,平常也低着头。所以他从来都没有看清过少年的瞳眸。少年平常也不干什么,也没见过他与别人相谈。别人说,这人孤僻的很。
  
  曹丕觉得的他只是不会沟通而已。
  
  曹丕很想看他的瞳眸。他觉得少年的瞳眸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。为什么会这么认为,大概是少年的笑容太温暖了吧。
  
  曹丕比以前更加常去图书馆。他有点着迷与少年。当他拖着一身疲惫时看见少年的笑容时消失的干干净净。他每天都会想少年。下了课,他就奔向图书馆,因为他知道少年一定在图书馆里。恩,在等他。虽然他知道少年对所有人都这样,不过他还是美滋滋的认为少年对他是特别的。
  
  他每次去图书馆总会假装经过少年,其实想看少年的笑颜。他总会假装看书,其实在偷偷看少年。他心里总是想:曹子桓上啊!跟少年搭讪,不要害怕,少年脾气很好的……可是他每次就像脚长了根似的牢牢的扎在地面上。怎么也迈不开这一步。
  
  他知道,其实他很自卑。
  
  ――特别是面对心上人的时候。
  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大概是少年的一个笑容吧。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如此温暖的笑容。他所见到的都是虚伪至极的笑容。父亲很严厉,亲生母亲早已逝去。
  
  可能就这样小小的温暖便可让他沉沦于此。
  
  他总是在想,明日,明日,我就有勇气上去了!
  
  就这样,一天一天。在他假装经过少年时,少年笑。在少年垂头时他看。
  
  直到
  
  ――少年不见了。
  
  心一抽一抽的疼。他疯狂的在校园里找到少年。可少年迟迟不现身。他恐惧极了。
  
  他,也要离我而去吗?
  
  知道一个同学“不经意”的说出少年。
  
  “哎,你知道吗?那个以前在图书馆垂着头的学长吗,那个总是笑的男孩。听说是个瞎子。几个月前被车撞死了。唉,可怜啊。”
  
  原来如此吗……
  
  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扼杀在怀里了。
  
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yong雍
  
  今天在讨论怎么写的时候。
  我:故事是讲了曹丕还没发展的时候就已经扼杀在怀里了。
  水镜:……顾雍那厮干了什么
   全程被顾雍围观。
  顾雍表示23333我有那么渣吗,我脸上写了“渣男”两字吗?
  
  七夕玻璃渣吃的开心『bushi』 @百威【雪花】
  

『云亮』我不想看见你

诸葛亮并不知道发生了。他只是向以往一样,回家。可是,他在他的家里遇见了不他不想看见的人――赵云。
 
他和赵云成为搭档很多年了。他们俩亲密无间,甚至住在一起。直到出现了貂蝉。赵云不再带着他去打排位,而是带着貂蝉。以往赵云帮他蓝buff,如今是赵云给貂蝉打蓝buff。以往是赵云挡在他身前为他挡刀,如今是挡在貂蝉身前。按道理说,他应该开心。赵云这木鱼脑袋终于开窍找找老婆了。

 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很生气。看到赵云和貂蝉,他就忍不住要针对貂蝉。赵云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他感到了赵云的抗拒。有些悲伤。

  无数次跟赵云敌对,无数次想单杀貂蝉,又无数次被赵云阻挡。这一次却有些不一样。貂蝉马上就要死于他手了,赵云跳了出来,二话不说就震飞了他,然后单杀了他。

  心有些痛,不知道为什么。反正赵云也不回这个家,我呆在这有什么好。他带着行李离开了,回了他那清清冷冷的‘家’。丝毫没有一丝生气,他在思考接下来,自己怎么一个人过下去。

  刘备请他来派对。他答应了。虽然到了那里也只是一味的喝酒。不过这也使刘备惊讶了。

  亮亮从来不喝酒,不参加这种派对的。他,怎么了?

  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闪过。他立马打了一
个寒颤,不会吧。

  亮亮这样优秀,他……不会失恋吧?

  看着刘备那怜悯的眼神,诸葛亮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是加重。气息越发冷。一个人坐在角落里,孤孤单单的,喝酒。

  “孔明,你怎么了?”一只温暖的手不知何时搭上了他的肩膀。他抬起头,少女的精致的面孔上,那双清澈的蓝眸里充斥这担忧,心疼等等复杂的情绪。

  他想起来了。那个少女总是在他被围堵时冲出来,为他挡住伤害,拖住敌人,用她的命来换去自己。当他残血的时候,她总是无奈的放出阵法让他回家,再用大招让他过来。每当他战斗的时候,她总是使用沉默,让他轻易的击杀敌人。他与她一点一滴浮现与他的面孔。

  诸葛亮抱住了乔滢,很温暖。

  “孔明呐。”乔滢抱住诸葛亮,用手轻轻揉着诸葛亮的瘦弱的背脊。

  “明天,能不能做我的辅助?”诸葛亮抬起头,天空蓝的眸子里有着渴求,令人无法忽视。

  “当然可以啦,孔明想要什么时候,滢都奉陪。”乔滢微笑着,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包容与温柔。

  于是呢。那天,诸葛亮就和大乔在一起。又一次大乔帮助诸葛亮化险为夷时,他忍不住亲了一口乔滢。少女那脸上的红晕真像天边的夕阳,真好看。

  你有你的貂蝉,我有我的乔滢!

  你的貂蝉需要你护,我的乔滢还能护着我!

  诸葛亮很是骄傲的想。

  然后他又参加派对,又看见他心心念念的乔滢。赵云早就不知道扔在哪了。

  非常开心的一天。但是,当他打开房门。

  赵云。

赵云单杀他的事情都没计较。赵云就怎么来了。

  但是他看见赵云那铁青的脸。他觉得,自己还是去乔滢家避一避……

  于是他当即转身离开时。

  赵云楸住了他。

  “还在想你的乔滢儿?”

  ……

  “啊~啊~不要,不要了……别,啊,恩……”带有这哭腔的浪叫。

  他不知道怎么会演变成这样。但是他还没有多想时,赵云已经再次把他拉进情爱之中。

『雍丕雍』迷离.短篇

  此cp是三国语c『bushi』衍生出的。来源与群中的顾雍跟曹丕的对戏『bushi』严重ooc。
 腹黑攻×饥渴受『他自己说的』 
  
  自从上次曹丕被顾雍坑惨了,他再也不相信顾雍说的话。不是他说的话是错的而是,他怕像上次顾雍给他下药又带着他知基捉奸。他的清白没毁掉,但是他在知己面前的形象会的干净。捂脸。不敢跟顾雍那个心黑的家伙算账,怕自己又被心黑雍给算计了。也不敢跟夫人算账,问我为什么,她是我姐。
  
  呜啊!我好憋屈啊……
  
  不过 他某次逛街的时听闻顾雍跟他妻子分离了,还是他妻子先提出的。顾雍这次可是丢大了脸。不禁幸灾乐祸。哈哈哈哈!顾雍,你终于遭报应了吧。叫你欺负我一个外来人。
 
   当天他很开心的在外面玩了很久,美名其曰:庆祝顾雍拜托了他那烦人的妻子。当他回到他自己的府邸的时候以是深夜,深夜安安静静的,他心里有点不按。总感觉会发生一些事情。
  
   他的乌鸦嘴怎么这么准真的想扇他自己一嘴巴。他在府门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顾雍,明显是喝醉了,那身酒味隔了怎么远他都能闻到。这家伙,到底喝了多少酒啊!他认命的吧酒鬼顾雍拖进他的府内,还好是深夜,否则被人看到了又要议论。虽然自己已经没有所谓的名声了……
  
  这不都是顾雍这个混蛋干的,要不是他……等等,我为什么要把顾雍拖进我家……我只是怕顾雍倒在我府门口,被看到就损我魏吴的友谊了。恩,就是这样,我才没有担心顾雍呢!哼。
  
  好不容易把顾雍这厮拖进了客房,把他一身酒味的衣服换下来。顾雍的皮肤很白,他的身段让女人都嫉妒……一个大男人……唉,这就是每天除了吃喝就没别的下场。他刚把顾雍这身脏衣服给拔下来准备拿一件他的衣服给顾雍穿。发现顾雍有点不对劲,他的体温低的有些可怕。而且顾雍还在不停的发抖,囔囔着我冷。他总感觉不对,垂头上摸顾雍的额头。果然,顾元叹这个不省心的家伙,身体不好还喝酒,还大半夜的瞎逛受冷!这家伙,唉……
  
  还好及时请来了医师,否则顾雍他明天就见不到太阳了。
  
  医师在针灸自疗,这个死家伙昏迷的时候还在叫疼。现在才知道疼啊,喝酒的时候在想什么!顾元叹不叫痛,嘴巴张张合合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他低下头去听。
  
  他僵住了。
  
  “乔滢,乔滢,乔滢。①”
  
  这个抛弃了他的女人,他居然还在想吗?他,就那么喜欢她?自己在心里质问。
  
  呵呵。帐还没算完,顾元叹!等着!
  
  顾雍有些头疼的揉揉额角。啊,上次自己喝醉后奇迹的回到了丞相府,也没有人看到是谁。
  
  不过从那以后,曹子桓就像疯了一样天天骚扰自己。一开始还挺高兴的,毕竟有人心甘情愿的让自己整,不整白不整。但问题,多了之后就感觉曹子桓这个人烦的很。
  
  唉―
  
  曹子桓又来了。
  
  “元叹~”

     注:
  ①在群里,顾雍的cp是乔滢。现在已经和离了。

  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 yong雍

玩游戏,我说三句话她都必须说恩。说别的话,就要答应我一个要求。
我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小乔霜就把我踢出群又邀会来……ps:不作死就不会死
所以我就提了一个“表白乔滢不准告诉她真相。”
双乔大法好≧﹏≦